时系

黑瓶,伞修,坂隼
偶尔写文,懒癌晚期

【黑瓶】最后(短,一发完)

*这几天一直闪现在脑海里的一个片段,写下来。很虐,但也很暖。


最后

 

       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下车,扑面而来满是血气,地上横七竖八的堆满了尸体,我必须要很小心才能避免被沾上一身的血迹。几乎是一步一步地挪,我进入了这个废弃已久的工厂。

       这不是一段很长的距离,可我却觉得像是走了很久很久。一路上都是尸体,死状大都惨不忍睹,头破血流的,手脚断掉的,甚至有被劈成两节的。血流了一地,还没有干涸,踩在上面黏腻湿滑险些让我滑倒。空气中浓厚的铁锈味闻起来让人作呕,我一路都是捂着口鼻咬牙死忍着才没有吐出来。这里很安静,或者应该说是死寂,带着难以忍受的压抑,简直像是地狱。

       我小心翼翼地抬脚跨过一具尸体,然后,我看见了一个人。

       张起灵。

       一瞬间心跳到了嗓子眼,眼前的景象着实震撼,我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远处大片天空被染得通红,还未完全沉下的夕阳颜色更是血一样的深沉,山脉绵延着似乎也是红的。天空底下,是一座很大的废弃工厂,斑驳的墙壁,满是锈迹的机器,地上是快要堆成小山的尸体和流成河的血。而在一堆堆尸体的中央,张起灵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蓝色帽衫已经被血染成了黑的,刀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他的刘海低垂下来挡住了眼睛,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我屏住呼吸又移近一些,这才看见他抱着一个人。而当我看清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仿佛血液倒流,让我感到浑身冰凉,心在一瞬间沉到底。

       那个人是黑瞎子。已经死了的黑瞎子。

       看样子他已经死了好一段时间了,墨镜早就摔在一边烂得不成样子,脸上的血迹凝固起来。黑色衣服倒是看不出来沾了多少血,不过我想并不会少。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说点什么。说什么呢?节哀顺变?我想还是不要了。张起灵的表情很平静,至少在我看来那张脸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很明显的,我能感觉到他周身弥漫着的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伤。就是那种流泪呐喊过后慢慢归于平静,心灰意冷刻进骨子里的悲伤。或者说是心死,绝望。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也被这种情绪感染,心里说不上来的痛。

       风呼啸着刮过来,像是刀子割在身上,带来深入骨髓的疼痛和寒冷。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脚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了,可我还是坚持着没有离开。这期间张起灵没有动过一丝一毫,他就像个雕塑一样维持着那个姿势。在我眼里,他和死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他的灵魂早就死去,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个躯壳。

       又过了很久,久到我几乎要撑不住倒下去的时候,张起灵动了。他的手穿过黑瞎子的腿弯和腰背,要将黑瞎子抱起来,不过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肌肉麻痹,他踉跄一下差点带着黑瞎子一起摔在地上。那一刻,我才惊觉这个如神佛一样的男人,原来这么脆弱。

       他跌坐在地上,依旧抱着黑瞎子没有松手。我看见他缓缓伸手去拨开黑瞎子额前的头发,然后颤抖着俯下身子,闭了眼,轻轻吻上那双没有了温度的嘴唇。他的睫毛细密浓长,此时却像坠落的蝴蝶扑扇着的翅膀。那张向来没有表情的脸,这时候却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然后我看见,有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溢出,划过瘦削的,布满血迹的脸颊,落在黑瞎子的侧颈,滚进衣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张起灵落泪,也是最后一次。

       他移开嘴唇,又一次用力要将黑瞎子抱起来。这一次成功了。他抱着黑瞎子向我走来,准确的说是向我身后的出口走来。他脸上又恢复成没有表情的表情,仿佛刚才我所见都是幻觉,不过他脸上血污间一道清晰的泪痕告诉我并不是。

       他一步一步走来,每一步都很稳,很沉重。他的眼睛里看不见神采,由始至终都看着黑瞎子。走近了,我看见他带着血污和泪痕的那张脸上,忽然绽开一个极轻极柔的笑容,就像是冰雪初融一般。接着,我就听见一句让我一想起来心疼的话。我听见他用沙哑的声音,跟那笑容一样极轻极柔的语气,像是害怕打扰了睡梦中的人,他说:

    “瞎子,我们回家。”


#坂隼#阴霾(短,一发完)

*又来发文了
*短,强行开车
*这里时系
*以下正文

0
     时间能检验一切。
1
     天气很阴沉。
     隼走在学校教学楼后的小道。现在已经放学了,整个校园里都没有几个人,与上午的喧闹相反,出奇的安静。天似乎要下雨,乌云聚拢来显得昏暗,沉甸甸的像是下一秒要压下来。风一阵一阵的刮过来,头顶上树枝左右摇晃发出“沙沙”的响声。远处风刮得厉害了,类似婴孩呜咽的声音就传来,尖锐又刺耳。
     这样的天气压得隼胸口闷闷的,很难受。他烦躁地抬手抓抓脸侧的头发,“啧”了一声。
     坂本要去NASA了。
     隼还记得他来告别时眼睛里的认真和坚定,那样的光彩是隼不曾见到过的。毕竟坂本可以说是一个淡漠的人,很难想象他也会有这样明显的情绪外露。他试图从坂本的神色中读出一丝别的,可任凭他怎样寻找都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
     坂本甚至没有一点点的不舍。
     隼有些恼火,他甚至想冲过去揍那家伙一拳,到底还是忍住了。他动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嘴才发现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转身离开,走的干脆,没有看见身后坂本抿了嘴唇垂下眼帘。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隼这才惊觉那以后他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过面了,明天坂本就要走了。隼只觉得心里更烦躁。他把两手插进裤袋,稍微加快了步伐。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
2
     对坂本的印象是从丸山那里得来的,从一开始谈到一谈到他丸山就得意洋洋得夸赞自己这个小弟有多么能干,到后来一提到他丸山甚至会吓得口吐白沫,隼感觉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他不想去招惹,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无视掉内心深处叫嚣着的兴奋,那是强者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无法抑制的跃跃欲试。
     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人感兴趣。
     等到见面了,隼才发现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坂本实际上是个……嗯,可以说是个单纯的人,一本正经到好笑。尤其是在他给自己“赏个脸”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啊!
     于是隼愈发对他感兴趣,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推手相扑、剧场相救、请求帮忙,他们的关系在这期间一点一点亲近起来,也算是交心的好友。可隼发现,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友谊,对自己来说变了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眼神会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脑子里浮现的都是有关他的,情绪也常常受到他的影响。这样陌生的情绪让隼觉得困扰,他大概知道,自己喜欢坂本。他想要探究坂本的心情是否同他一样,可对方总是那么平静,他无从探究。
      隼想,他要去表明自己的心意,总不能让自己的第一段感情还没开始就结束掉啊。
3
     说起来也好笑,隼虽然作为一个不良,但实际上并没有过感情方面的经历。所以在关于到底怎么跟坂本表白这件事情上,隼纠结了很久。
     拿着玫瑰在人回家路上堵了直接表白?估计会被丸山他们嘲笑死。写封情书塞到坂本抽屉里?说不定坂本还没看见就被他们班上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撕了。那请坂本出去吃东西,然后把在蛋糕什么的里面写张小纸条?万一坂本吃进去了怎么办?等等,重点是这种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隼的苦恼和坂本一如既往的装逼中溜走。只是这一天,对隼来说终究是不寻常的一天。
     他终于成功跟坂本告白了。
     很平淡的,只是他约坂本一起回家,路上看到一对吵架要闹分手的小情侣。大概是男的要出国没有跟女孩说之类的吧,隼看到的时候就想,如果有一天坂本要离开,自己连表个白都不敢的话,会成为终身的遗憾吧。然后他就转过头,笑容里带着释然,他对坂本说:“坂本,我喜欢你。”
      让隼意外地是,坂本也告诉他他喜欢自己,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在一起了。
      只是,隼不曾想过,当初一时有感而发结果一语成谶。
4
      其实就算在一起,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几乎没什么改变。依旧是见面了打声招呼,回家路上偶尔遇到然后一起走一段,也许周末一起出门算是约会。
     毕竟他们都不是矫情的人啊。
     要说他们有过什么类似情侣一样的亲密接触,也不过是一起吃饭坂本替隼擦擦嘴角。大概,还有分别时一个轻轻印在面颊上的吻。
将近黄昏,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街道上行人匆匆往回赶,没有人注意到人流中两个少年手牵着手。有风吹过,扬起些微尘土,很容易迷了人的眼睛。街角分别处,少年相拥,轻柔的吻落在鬓角,带着年少特有的青涩,不经意间暖了两颗心。
      所谓青春,大概就是时光静好,你我都在吧。
5
      冷风“呼”的刮过来,隼不得不回到现实。风卷起尘土砂砾扑面而来,有细小的沙石被吹进他的眼睛里,硬硬的硌的他生疼。他抬手去揉眼睛,揉弄之间挤出了些许泪水。隼忽然就笑起来,笑得弯下了腰。
      只是,被沙子迷了眼啊。
      等笑够了直起腰来,隼就那样愣在了原地。坂本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隼呆呆地看着坂本一步步向他走来,每一步都像是有人拿铁锤往他心上狠狠一敲。他从未觉得时间这样缓慢,也从未觉得世界这么安静。明明只有几十步的距离,可坂本走过来的时间里,每一秒都被无限放慢,对他来说像是一种折磨。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跳得飞快,仿佛要喘不过气来。
      终于,坂本走到隼面前。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谁都没有先开口,沉默弥漫着,空气似乎要凝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底是隼先开了口。他直直望着坂本,嘴角挑起一个弧度。
    “做吗?”
6
      他们相拥着倒进柔软的床里,衣服在纠缠着的亲吻中褪去,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和最坦诚的彼此。
     坂本从隼的额角吻到小腹,一路经过嘴唇、锁骨、乳尖,留下暧昧的印记。隼抱住坂本的脑袋,手指插进发丝间。在坂本抬头时,他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手上用力把坂本的脑袋压下来,咬上他的唇。像两头野兽,他们互相撕扯啃咬,心中有火在燃烧。直到坂本的炙热尽数进入隼的身体,两个人都轻叹出声。
     从心到身,现在,我属于你,你属于我。
     快感在进出间一点点累积,像是身处大海,有汹涌的浪潮袭来。而黑暗之中,惟一能看见的感受到的只有对方,他们能做的,只是用力抓紧彼此,在时间的海洋里浮浮沉沉。
     只要你在。
     终于,坂本低吼一声释放在隼的身体里,滚烫的液体烧灼着隼的大脑,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他只是顺应着本能,在高潮的余韵中再一次抬脚缠上坂本的腰。
    夜还很长,就让你我继续沉醉。
7
     他们做到凌晨才带着一身疲惫睡去。等到第二天早上,隼醒来的时候坂本已经不在了。他撑着床坐起来,望向窗外。
     窗外天刚刚亮,远处有一缕霞光透过云层照射出来。
     隼下了床去洗漱,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8
     我相信时间会检验一切,包括我们的感情。
9
     阴霾过后,大概是会有晴天的吧。
     END。

#坂隼#前辈,我喜欢你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
*这是一篇很纯情的文
*这里时系欢迎勾搭
      

       8823醒的时候天还没怎么亮,他坐起来,天花板和家具都不是自己熟悉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隐约有点疼,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喝多了留宿在坂本家。他轻轻掀开被子打算下床去洗个脸清醒一下,却不想还是吵醒了坂本。不过他有些怀疑坂本是不是一早就醒了,毕竟他在那双狭长的凤眼里看到的是一如平日的清明,没有半分混沌。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他轻声对坂本说了句“抱歉吵醒你了”,对方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空气中弥漫着沉默。
       到底是8823先开的口,他一向不擅长应付这种尴尬的场面,对坂本说去厕所洗个脸转身就走。却在一路上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目光。
        水哗哗地流着,8823用手捧了直接往脸上泼,冰凉的水拍打在脸上,这让他清醒了不少。他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水珠顺着发丝和脸廓滑落,水蓝色的眸子里是少见的茫然。
       8823觉得自己喜欢上坂本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在他贴心地为自己叫了出租车然后靠在车门上微笑着说“让前辈感冒了可不好”的时候,也许是在自己去剧院救了他以后他欣然赴约的时候,又或许是在他答应帮自己相亲的时候。8823觉得自己意识到的并不算晚,可就算这样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还是将这份感情埋藏起来。
       打断8823思绪的是外面坂本的声音,在叫他吃早饭。他赶紧把自己收拾好走出去,然后看见穿着白色围裙的坂本站在桌子旁边,桌子上是还冒着热气的烤面包片和热牛奶。
       心脏漏跳一拍。
       见他出来,坂本走进厕所洗漱。8823有些庆幸,他想现在自己的耳朵一定是红的。
       很快坂本就出来了,两人一起解决了早饭。8823正准备去编辫子却被坂本叫住。他很认真地看着他,薄唇张合:
     “前辈,我帮你编发吧。”
       心跳再次漏跳一拍。
       8823愣住,他觉得大脑有些当机,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动了动嘴唇,空气中传来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
       对面的坂本很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
     “因为我喜欢前辈。”
       8823觉得自己脑子肯定生锈了,不然怎么会没办法思考。
       最后8823还是答应了坂本。坐在沙发上,感受身后人手上灵活的动作,指尖的温度似乎透过发丝也能清晰地传到他皮肤上,脸都在发烫。
       坂本俯下身子,嘴唇凑到8823耳朵旁边,故意用缓慢的语调说到“前辈脸红的样子很可爱”,末了还向里头吹了口气。不意外地看到8823更红的脸,连带着耳朵也红透了。他轻笑了声,然后含住8823耳垂开始细细舔吮。感受到人身体一瞬间的僵硬,他微微笑下松口,继续帮人编发。
       等到头发编好,已经差不多到了要去学校的时间。临走前,坂本叫住8823,他立在门口,阳光在他身后为他镀上一层金色,像8823头发一样的颜色。他唇角上扬挑起一个弧度,然后缓缓开口,带着认真和坚定,8823感觉有阳光照进自己心里暖洋洋的。他说:
     “8823前辈,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