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系

主黑瓶,clx少暗
偶尔写文,懒癌晚期

#原方#知足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距离方思明被带到蝙蝠岛上也有一年了。依旧是被关在地牢里,和一开始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
地牢里的日子其实也不算难熬,无非是无边无尽的黑暗和各式各样的刑法。丁枫倒是个不错的人,念着情分,下手也不至于太狠。说到情分,方思明不由得放空了思绪,那些他不愿意记起的往事渐渐浮现出来。不知为何,心下一酸,竟是眼眶泛红,几欲落泪。
他刚来蝙蝠岛的时候也是这样,在地牢里度过了一段不短的时日。那时候的日子要比现在难过的多,一方面他对朱文圭的果断放弃感到极度悲伤,另一方面是没日残酷的刑法,那时候的丁枫几乎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其实他当时并不明白原随云在想些什么,明明对朱文圭的去处不感兴趣,他一个弃子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原随云却不肯直接将他杀了,偏要让他受尽各种刑法,重伤之际又要花大把银子讲他治好。后来方思明才知道,原随云想要驯服他。
没错,是驯服。当成宠物一样的驯服。
方思明想起那时候原随云总是在半夜到地牢里来,替他清理伤口抹上药膏,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喂他吃些清淡可口的食物,照顾着他直到睡着再离开。不是没有问过为什么,那时候原随云只是清清浅浅的笑,明明地牢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却清晰地看到那个笑容,像是夜间清风过处,月光微凉。原随云说,大概是喜欢吧。
方思明自然是不信的,不过每夜的照顾让他生出些许期冀来,原随云若当真喜欢他,那他或许有朝一日还能离开这里。只可惜,这世间没什么值得怀抱希望的。没过多久,方思明就被送到拍卖场,原随云竟是把他当成物品一样拍卖。可笑的是,他并不是作为万圣阁少主被拍卖,而是作为一个身兼男女生殖器官的尤物。
那场拍卖方思明此生不愿再回想起来,虽然他并没有被卖出去,而是在后来被送进了原随云的房间。之后发生的事情也不用多说,无非是一场又一场粗暴的性事。原随云又开始像之前在地牢那样,要他的时候恶劣至极,完事后又对他百般照顾。
那时候的原随云对他真真是极好的,要什么给什么,像是对待爱人一样对待他,每日处理完了岛中事务便来陪他,会变着法子给他做吃食,带他去岛中风景秀丽的地方。耳鬓厮磨,缠绵悱恻,方思明曾经确是生出过想要就这样继续下去的念头。只是原随云再一次狠狠重伤了他,这一次,原随云把他丢到了他养的蝙蝠身边,因为他被诊断出有了身孕。
方思明已经不记得是怎样拼死挣扎才从那些蝙蝠嘴里活下来的了,记忆这东西,总是挑着好的记。等他活着出来,原随云依旧像以前那样对他,甚至还要更好。方思明不断告诫自己万万不可动心,无奈蝙蝠公子手段高明,他极其顺从的待在原随云身边,倒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
期间万圣阁不断派人来刺杀他,他总算是对朱文圭彻底死了心,想着不如从此就乖乖待在原随云身边。可笑他还是太天真,万圣阁哪舍得浪费人手在他这个废物身上,一切都是原随云安排的。等他忍不住向原随云倾吐心声的时候,便给予他致命一击,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原随云亲手将剑刺进他的胸口。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死。于是又回到了地牢。
方思明很清楚,他的时间所剩无几。意识渐渐消散,恍惚间,他看到有一抹蓝色的身影走来。是原随云。
本来已经感受不到疼痛的身躯像是突然间拥有了感觉,剧烈的疼痛传遍他的全身。他看见原随云轻轻叹了一口气,一双手温柔地抚上他的脸颊,柔柔的吻就落下来。于是他眨了眨眼睛,泪水从眼角涌出,被人轻轻吻去。
他想起那些平平淡淡的日子来,想起原随云落在眉眼的吻,想起他亲手做的那些饭菜糕点来,想起落英缤纷中他嘴角温柔的笑意,想起他一寸寸抚过自己的身体,想起他埋在身体里的热度和充实。最后,他想起地牢里原随云那抹清浅的笑来,那人轻声说,大概是喜欢吧。
想他这样短暂的一生,遇到义父被收留,遇到原随云被照顾,似乎这一点甜,足够抹掉所有的苦了。回想起来,倒也没有遗憾。
他缓缓闭上眼,嘴角微微上扬。他想,他也终于有一处可以安心睡去的地方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但此刻,他在原随云怀中。
如此,便也……知足了吧。


END.

评论(9)

热度(66)